你嫁衣如火灼伤了天涯

从此残阳烙我心上如朱砂

都说你眼中开倾世桃花

却如何一夕桃花雨下

问谁能借我回眸一眼

去逆流回溯遥迢的流年

循着你为我轻咏的上邪

再去见你一面

在那远去的旧年

我笑你轻许了姻缘

是你用尽一生吟咏上邪

而我转身轻负你如花美眷

那一年的长安飞花漫天

我听见塞外春风泣血

轻嗅风中血似酒浓烈

耳边兵戈之声吞噬旷野

火光里飞回的雁也呜咽

哭声传去多远

那首你咏的上邪

从此我再听不真切

敌不过的哪是似水流年

江山早为你我说定了永别

于是你把名字刻入史笺

换我把你刻在我坟前

飞花又散落在这个季节

而你嫁衣比飞花还要艳烈

你启唇似又要咏遍上邪

说的却是我愿与君绝